Wednesday, May 18, 2016

我也不知道

小时候,我有很多很多志愿。


厨师
因为我喜欢自创乱七八糟的食物,hot dog with cheese and chilli,
家人的宵夜都是我煮的maggi 面, 想起来真的很不健康,
可是想到爸爸吃的很开心的样子,贪吃,也是因为给脸我吧。

书店老板
很简单,因为我喜欢看书!
如果当了老板,就可以用最低价格购买书本,
有的免费阅读,又可以赚钱。


作家
看到人家写,我也很想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。
一直相信自己文笔不好,风格很奇怪,真的很奇怪。


音乐家
我反而实现了这个最迟到来的志愿。
虽然一路上不是很平顺,被折磨得透不过气来,但还是心甘情愿,因为是这我的选择。
路没选错,只是走得有点偏离轨道。我所面对的是每一天审视自己的进度,每一天都要诚实面对自己的不足,倒数哪一天又要踏上那可怕的舞台,薄弱的实力赤裸裸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老师说我自卑心强,看到别人弹得很好会有危机感,拼命想追上,搞到最后毕业时,我问问自己,假如我有奇迹考上 degree, 我会继续吗?难道要当音乐家,必须那么功利?

当然,我没考上。

没有预料中的失望,我也觉得累了是时候 take a break. 当时,看见别人考上,我没考上,心理是不平衡的。但最后我发现,如果我没比较,其实是值得开心的事。 因为我需要的是一颗平静没压力的生活,不是 degree。事实上,毕业时,我的心理状况是接近崩溃,所以多谢他们没收我。换回我一个快乐的灵魂。


等到自己当了钢琴老师以后,我会用平和的心态来接受自己的弱点,也渐渐放下那份觉得自己应该要怎样怎样的执着,去尝试之前没想过的事情。 在教导/帮助学生的过程,看到,学到的是无限,thinking out of the box,

也许是做工做到闷了,最近觉得我已准备好回到为音乐奋斗的生活,每天早起贪黑地练习,每天听着不同的音乐,被专业的音乐气氛围绕着,差不多每天都有concert 看,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谈天,交换意见,一起讨论,完成难道要死的 Music History, 任由自己的思绪回到伟大音乐家的时代,幻想他们究竟受了什么启发/刺激/打击 来写出这种音乐(简单来说,有非常好听和超级难听)。作为音乐学生的privilage 太多太多了,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取代。只有弹,想,分析,再弹, 学,问,写.......基本上没时间去理今天吃什么,穿什么,生活的烦恼倒是接近 0,头脑只要确定银行还有足够的预算就好,什么都尽量不买,当时我几乎没有物质上的欲望。  因为内心充满了音乐,充满了多到溢出来的能量。

凡事都有两面,虽然到最后关头我很辛苦,但是如果没有这种历练,哪来今天的我?至少我算是一个心理健全的人啦,少了偏激,少了固执,少了负能量。

唯一的遗憾是当时的领悟能力真的很差,过于执着阻挡了我。现在轻松的生活让我轻易了解当时为什么老师这么这么说,想到我当时的表现,真的是可怜我的钢琴老师,haha.

现在要想,每一天都是礼物,有家人,有健康,有工作,有钱(haha), 我不强求我可以时时刻刻心里很平静地应对所有事,只希望无常找到我时,我可以毫无挣扎,坦然接受。

每一天,留个小小空间,一些时间让我反省一下。

=)






Wednesday, February 17, 2016

弹钢琴可以驱赶我心中的野兽。

Now Im happy again :)
像只快乐的小绵羊😂😱

看来我需要music胜于对它的热爱。

Tuesday, February 16, 2016

忍之当头

我一向来脾气不错(coughs), 不过有人却偏偏踩到我的狗尾,让我火冒三丈,心里粗口连篇。

 没关系。

 踢踢球一边狠狠地骂人,发泄完毕,爽, 就没事了。

 千万别去多想自尊心受了多大的委屈,不然没完没了。 比起健康,狗尾被踩算得了什么呢? ;)

 踏入社会,手脚被绑,简单的事不能简单的做/说。 说到底,是为了维持那份和谐。
 每人都想维持内心平衡,所以才会受到外来刺激影响。
大家都一样在装,为了表面的和谐,yawn.


 Welcome to 大人的世界。

Monday, April 26, 2010

心情超级不好。

Sunday, February 14, 2010

TRAVELLING

LAST POST BEFORE DEPARTURE~~HAHAHHAHA~~happy chinese new year!!! heck, cannot go facebook...

Monday, February 8, 2010

~~~

今天我们问老师,survey form 的education level, 应该放什么字?primary lower secondary upper secondary tertiary,这是我本来放的。然后老师看了说,ok! or you can put, No Education。 问题就来了,我告诉我邻座,不,我是写给她看,因为我笑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*kindergarden*
她的笑点太低,我expect她狂笑一顿的. 结果没想象中那么大反应, 只见她又写了一些字,递给我看.

*nursery*
这个更低,只有托儿所,哇哈哈哈哈哈~~

我们狂笑得让后面开始顶不顺了.

我,尤其,很痛苦,因为在我脑海闪过的子,真得可以杀了我. 他以为我还在笑着她的nursery, 其实不是,我看到她,我又不能控制,笑得泪水了流出来.

我的手颤抖着,在她的纸上写着

"胎教"

我狠吧~就凭这个,我已杀死她不少细胞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结果她搬走了,留下我独自在那里,老师看到都说,WHAT'S wrong with this two kids?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tickling them very much~~

我慢慢平复下来,哇,这是什么感觉,又伤心,又狂笑, 尤其是最近,我都不懂是我受到打击,说话难听了还是朋友的laughing point太低,我其实不是笑我讲的东西,她笑我就不行了,我不能忍受,必须笑上几分钟才能停下来.痛苦.....

然后我又不安分,指着纸上的 "flutter",问她,这个是不是这样?*我做着母鸡要飞起来大力拍打翅膀的样子* 不得了,又来"痛笑"一顿,petpet都说,不要和我说话了.....很辛苦....


为什么我今天那么好心,记录我的心情?因为早上到放学前一节,我都活在痛苦中,因为chemistry practical analyse 不到是什么salt, 所有能掺的solution我都试过了,还是insoluble. 早上看偶像(老师)示范,觉得太有型了,以前很讨厌做实验那么多步骤的我,突然realise, chemistry experiment 就是在考你够不够细心, 就因为他一句: the result is not really important just that all of u need to be very skilled in these. (现在就是训练的时间!) 结果...虽然没什么结果,还被不同的 acids burn到,(活该,我以前在学校缝布时都会被针扎伤手指,哈哈.每次都会弄到,还有,我不爱吃青菜的原因除了难吃还有,会"kang dou", 然后要很狼狈的吐回出来,快要呕了.胃口全无.哈哈.) 这个叫,笨蛋.

好啦,今天就酱多~不完整,因为我的心情也不完整.

Tuesday, January 26, 2010

吓倒

今天在学校做experiment被一个rxn吓到,是自己太38,我手忙脚乱地倒完那些chemicals进去那个beaker,然后stir,等它变颜色,可是过了很久好像没什么反应,我开始怀疑到底有没有倒错东西,我望去petpet那边,看到她的solutions已经变了很丑的颜色,我很担心地看着,想,有没有粗心放错了 , 我随心的继续摇那瓶东西,望着它发呆,做白日梦,突然,在不到一秒里,我的东西完全变了颜色!哇,很变态,也太快了吧,过后才反应过来,按着stopwatch. 我心有余悸,因为实在是太突然了~过后我变得很兴奋了,继续把那四set做完,讲到酱好听,其实有作弊,拿不到对的reading,就乱乱写。(有根据的写)

没关系,反正以后一定不会当科学家,不然人间会有祸害的,lol~看到那个“怀疑”我心里又不好受了,谁让自己那么冲动呢?可能,就是一种习惯,对自己不完全信任,非要得到一些肯定才能安心地继续下去。这也是自己拿来的吧,以前有个师姐说过,不要听别人乱乱讲,要自己去问当事人,究竟是什么回事,因为她就是听人乱讲,所以误会了她的朋友,她也没有去问吧,可是后来她发现,也后悔了。我虽然不完全是这样,但又怎样,怀疑就是怀疑,你说什么也没用,因为,破了就是破了,虽然到最后还想办法补救,但,破碎的只会更多。当然这个不是我的立场,对我而言,没什么事补不了的,有心就好,可以填补,补偿,破了那一块,会变得更好!但不重要了(不是对我)。

今天回家前,我们有教那些小男孩读书,分到一个乖的,另一个是很顽皮的,但在我面前,他只能叫屈,因为要数顽皮,我的能耐肯定比他强,所以我了解怎样对付他。哈哈,我很威严的叫他听写一些简单的马来文词汇,他就乖乖的写,然后想破头,也想不到。根本不像朋友说的,在他面前很放肆,也可能,他那么乖因为和同党分开了,每人和他一起捣蛋。我走之前,有点残忍的告诉他,“你回去好好读完这些spellings,明天如果不会我就告诉老师”他就一副要死的样子,却不能反驳。不能怪我这样,因为那些都是很容易的东西,他们应该要懂的。顽皮的小孩,最好别跟他说那么多,吓一吓他就行了,因为,我也是受这一套的。:)